搜索 导航菜单

揭秘华为投资版图:规模小、数量少,刀刀致命

[摘要]不完全统计,华为成立至今一共投资并购了27笔,不如腾讯一个季度。
近日,华为又投资了两家公司:中电科仪器仪表有限公司与新港海岸(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明天(4月23日),距离华为的投资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就满一年了。

根据华为2019年年报,手握914元现金流的华为,与腾讯、阿里相比在投资领域略显“小气”。据公开信息,华为2019年至今,一共投资了9家公司。与之相对比的是,仅仅2020年第一季度,腾讯就投资了29家企业,位居市值前十互联网公司之首。

然而,中国软件网发现了一个细节:在今年4月的两起投资中,中电仪器的投资主体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而新港海岸的投资主体却是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两家都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华为主体)的全资子公司。

既然华为都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哈勃投资,为何中电仪器却不是由哈勃来投资呢?

我们借此机会,整理了华为从成立至今的所有的投资并购案例,一窥华为的发展战略变化。

一、2006-2016:国际化扩张

华为关于投资的战略部署,早在《华为基本法》中就有定位。《华为基本法》由华为领导层和中国人民大学的专家共同制定,是华为最根本的规章制度。

《华为基本法》第三十七条:我们中短期的投资战略仍坚持产品投资为主,以期最大限度地集中资源,迅速增强公司的技术实力、市场地位和管理能力。我们在制定重大投资决策时,不一定追逐今天的高利润项目,同时要关注有巨大潜力的新兴市场和新产品的成长机会。我们不从事任何分散公司资源和高层管理精力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

中国软件网从公开渠道,整理了从成立至今到2016年,华为公开的投资并购案例。据不完全统计共有17笔,其中11笔为并购。从中,我们能看到华为的国际化扩张路线。

这些并非华为对外投资的全貌,因为华为大部分的对外投资可能并没有公开。另外,华为也有几项投资因为美国的干预而流产:

2007年,华为和美国贝恩资本试图以22美元联手收购3com公司,但因美方担忧国家安全而流产;2010年5月华为以200万美元收购即将破产的美国三叶系统公司特定资产,其中包含若干涉及云计算领域的核心技术。9个月之后,美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理由向华为发难,华为迫于压力与2月19日宣布弃购。同年,华为竞购摩托罗拉业务失败,被诺基亚西门子公司以低于华为报价的12亿美元收购。

可见,美国对华为的提防与打击,从10多年前就开始了,这也为华为日后在芯片领域的”备胎计划“埋下了伏笔。

有媒体总结过华为在投资方面的特点:规模不大、目标明确、所投即所需。回顾华为的这17笔公开投资并购,可以看到几个特点:

第一,聚焦芯片、物联网等通信领域老本行

华为的大部分投资都聚焦在芯片、物联网、存储等通信领域,很多时候就是为了得到某项技术、专利,或者是某支团队。2016年9月,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接受媒体采访阐释了这一策略:“华为目前的并购策略是收购关键技术,融入到华为的平台中,不会做纯粹的财务投资。”

第二,国外并购,国内投资

华为的这17项投资,对外表现出其国际化战略,且并购规模都不高。华为之前有专门负责海外投资的部门,被称为“企业发展部”,最大的一笔并购为5.3亿美元收购华赛,其次为约1.5亿美元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Toga Networks。除了对一些垂直领域核心技术的收购,收购一些国外的小规模公司,也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得到当地通信行业的牌照或资质。

在国内,华为在2010年前后投资了一批互联网与软件企业。2011年8月,华为投资了昆仑万维,持有3%的股份。2016年昆仑万维上市解禁后,华为减持了手中的股份;2013年,华为投资了暴风影音,持有其3.89%的股份。2016年暴风上市解禁后,华为也选择了减持。现在来看,估计只是纯粹的财务投资。

除了直接投资之外,华为还是两家基金的LP:国创元禾创业投资基金与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根据天眼查显示,两家共管理着19家子基金,至少参与了21起投资事件。

二、华为求变:哈勃上阵,向产业链密集投资

2016年9月,一位华为日本研究所的日籍员工向任正非当面建议,认为非常有必要对日本当地手机屏幕供应商进行投资。

任正非这样回答:“我们原则上不对外进行投资,投资就意味着终身要购买她的东西,因为她是我的儿媳妇。我们现在就是见异思迁,今天这个好就买这个,明天那个好就买那个。当然我们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希望你别落后了。只要你不落后,我就买你的,但你落后了,我就买别人的。我们主要关心所有的产品是世界上最好,而不是我儿媳妇生产的,我来组装。”

结合华为之前的投资案例,华为的投资原则就是:不做供应链投资。

过去,华为是全球供应链。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美国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要求美国供应商未经特别批准,禁止向华为销售产品。在这之后,华为不得不寻求改变,无论在订单上,还是资金和技术支持上,开始扶持国内企业。

在美国”实体清单“一个月之前的4月23日,华为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达7亿元人民币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

华为的投资项目由之前的“游击队”收编为“正规军”,数据可以说明:2019年至今仅仅一年,以哈勃投资为主的华为投资项目就有10起,其中哈勃投资了8起。

与过去十年的投资数量相比,这个速度可以算是指数级增长。

过去一年华为的唯一一次并购,是在去年6月份5000万美元收购俄罗斯安防企业Vokord,将其所拥有的11项设别专利、6项软件专利和百余位技术人才纳入麾下。这一并购,还是延续华为之前的投资战略,看中的是技术、专利和人才,同时也宣布了在安防行业的大力布局。

我们从哈勃投资的八家企业中,能看出一些投资逻辑:

第一,都是半导体产业链企业

细数这八家企业的主营业务,覆盖了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晶圆级光芯片、电源管理芯片、时钟芯片、射频滤波器、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

芯片作为ICT行业皇冠上的明珠,需要长期的研发与投入。2019年,“芯片断供”成为国民级话题,华为的“备胎计划”也略显悲壮与无奈。华为除了自己研发设计之外,在半导体领域的多面布局,是为了给未来囤积弹药。

第二、布局汽车领域

2019年4月上海车展,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提出: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随后在5月份,华为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哈勃投资的这八家企业中,除了庆虹电子与新港海岸,其他6家都涉及汽车领域,聚焦在车联网和自动驾驶。

第三、布局5G

细数这10家投资案例,我们注意到一个细节:最近的这笔对中电仪器的投资主体,是华为技术投资有限公司,而非哈勃投资。这就回到了本文开头我们提出的疑问。

对此,前华为移动国际行销总工与投资总监戴辉告诉中国软件网,哈勃投资主要是财务投资,华为技术投资是战略投资,长期持有,“有点类似合资企业”。

中电仪器主要主要从事微波/毫米波、光电通信、数字通信、基础通用类测量仪器以及自动测试系统、微波毫米波部件等产品的研制、开发和生产。

中国软件网认为,华为此番投资,与5G布局密切相关。5G发展目前还不够成熟,2020年将是5G建设的重要一年,还将面对较多不确定因素。华为作为通信领域的老大哥,需要把5G放到更加战略的高度。或许这就是该项目由华为技术投资而非哈勃投资的原因了。

三、自研+投资:华为的技术焦虑

除了投资之外,华为在自己的研发领域可谓毫不吝啬。

过去十年,华为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超过6000亿元,研发费用占比从2011年以来一直保持在10%以上。在前沿科技领域,华为的重金研发投入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过去十年华为的研发投入与销售收入情况,中国软件网制图)

在被国外卡脖子多年的芯片领域,华为1991年从成立ASIC设计中心起,到2004年成立海思半导体,一直到现在成为中国自主芯片设计的代表,华为一共设计了五类芯片。

(1)SoC芯片:麒麟系列,用于手机,自产自销。2020年推出了两款,分别为麒麟820与麒麟985。

(2)AI芯片:昇腾系列,采用华为统一、可扩展的“达芬奇架构”,实现从低功耗到大算力场景覆盖。2018年10月,华为发布最新的昇腾910和昇腾310两款AI芯片。

(3)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华为优化调整设计了ARM授权提供的技术,并于2019年1月发布最新的鲲鹏920芯片。

(4)5G通信芯片:主要分为手机终端基带芯片(巴龙系列)和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

(5)其他专用芯片,包括路由器芯片、NB-IoT芯片、IPC视频编解码和图像信号处理的芯片等。

另一个重点是人工智能。在2018年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首次发布了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一年后华为推出AI训练集群Atlas900及华为云EI集群服务,半年后的2020年3月28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AI解决方案全面升级。

面向企业,华为推出企业级AI应用开发专业套件ModelArts Pro,升级端云协同多模态AI应用开发套件HiLens;面向开发者,华为开源其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公布华为视觉计划。

企业竞争,生态为先。依靠投资+自研,华为正在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技术生态,包括开源的欧拉操作系统、高斯数据库;产业生态,发布了鲲鹏凌云伙伴计划;开发者生态,已经积累了超过160万开发者。

3月25日,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表示,华为2020年计划将研发预算增加58亿美元至200亿美元以上。

一手投资,一手自研,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华为的技术焦虑一直存在。

2020年以来,美国政府持续以“国家安全”为由,试图限制供应商出货给华为,大家把目光转向了台积电。为此,麒麟芯片将首度下单中芯国际。在欧洲市场,华为最新的P40系列手机无法搭载谷歌GMS服务,自研的替代方案HMS效果尚待验证。

2006年,华为销售收入656亿人民币;2019年,华为销售收入8588亿人民币,增长了12倍,华为这份成绩单,是在相对稳定的国际环境下取得的。在2019年的年报中,亚太地区的收入下降13.9%,就是一个非常值得警惕的信号。

改变才刚刚开始,华为依靠投资和研发的技术进步速度,能否跑过大环境变化的速度?或许,最坏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ulciie.cn)”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ulciie.cn)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百人牛牛押注几门稳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 场外配资是怎样运作的 山西快乐十分如何选择前三 股票资金分配方案? 排列5软件哪个好 安徽高频11选五开奖走 鼎天配资 陕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网盘 黑龙江36选7开奖官网 每日三支牛股推荐 贵州福彩快三走势图表 河南11选五开奖号码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则奖金图表